中国老兵网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老兵网 > 军旅生涯 > 正文
我的父亲——中国骑兵
编辑: 于 2022-03-19 18:46:47 发布(已有次阅读 )
                                                   

                                               我的父亲——中国骑兵




                            (内蒙古骑兵1师1团1连1排排长好日老)

        我的父亲叫好日老, 1923年出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盟扎赉特旗音德尔镇四家屯地主小喇嘛家的幼儿。 从小不仰仗地主的儿子而懒惰, 尤其家教十分严厉,和穷人家的孩子一样吃苦耐劳,给邻居们放猪赶牛, 帮助做家务。
        1938 —1940年 , 我父亲给黑龙江省泰来县一个商人当童工 , 天不亮即起身, 给这个商人全家人端尿盆子,还要擦拭街面上商铺灯笼玻璃, 扫院子, 上山砍柴,捆好背回来 , 做一些超过少儿能力的差事,从繁重的劳动中开始认识生存大道理。
        1940年1月至1943年我父亲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浩特市蒙民戏艺所学表演。
        1944年3月至1944年7月 , 在呼伦贝尔盟扎兰屯警察学校学习。
        1944年7月至1945年4月在扎赉特旗警察局工作, 当时的警察对老百姓的压迫和剥削与日本人差不多。因为父亲讨厌骑在劳苦民众的脖子上作威作福的职业 , 义无反顾地辞去这份工作 , 回到家中 , 和前妈结婚 , 后生下一个儿子。
       1946年6月 , 父亲入伍呼伦贝尔盟扎赉特旗东蒙自卫军第1师战士, 离开家乡,子女和亲人, 开始了漫长的战斗旅程。

        当时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刚刚经历了日本帝国主义的蹂躏,却遭受国民党反动派发动的内战, 疯狂进攻东北, 占领了大部分地区 , 使人民陷于苦海。
        我父亲在师长王海山的领导下随军, 镇压封建社会上层官僚阶级和铲除盗贼, 和伪满蒙奸和国民党蒋介石反动派开始了艰苦的战斗。

        作战非常艰苦。 不分昼夜, 风餐露宿, 食物不够挨饿, 冬季零下30°C-- 40°C只有单衣, 有的用毯子裹住身子 , 用毛巾捂住耳朵, 昼夜作战3-- 5次是家常便饭。战斗中,战友们牺牲的人很多, 等战斗结束归来查人数,常常发生人数骤减的情况。这时候, 军委领导调动师, 连,排, 班战士之间互补人员,保持部队人数平衡。
        所以父亲的传记中 , 团 , 连 , 排 , 班之间频繁变换了很多。自从父亲参加呼伦贝尔骑兵团以来,参加了解放东北黑龙江,吉林,辽宁三省的诸多战役,还参加了四平战役, 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辽沈战役不仅是震惊国内外军事专家的大战, 也是为解放中国奠定基础的重大战役。
  在东北发生的许多大小战斗中 , 我的父亲参加过黑山阻击战。这场战役被称为浴血黑山。紧接着投入大虎山战斗, 胡家窝棚战斗, 辽西战役,锦州解放战役等大血战。我父亲在辽沈战役中升任正班长, 父亲的全连经上级的点评 , 获得了功勋连的光荣称号。随后参加围剿锡林郭勒胡图凌嘎,消灭盐池喇嘛的战斗, 哈拉嘎庙战役,锡察地区解放战争, 多次参加西征解放鄂尔多斯等大小战斗, 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运送军马到鸭绿江, 在战争中荣立二等功一次, 三等功两次, 从简历中得知 , 屡建小功。
        勋章在文化革命中被没收了 , 就剩下一个,在二哥的口袋里。

        父亲在解放战争期间,妻子和爱子病逝 , 都未能回家安葬, 一心一意扑在祖国的解放事业。
  我父亲的这段不平凡的经历 , 也让军委领导知道了, 担心我爹的婚事, 把盖有军印的文件寄给老家区政府 , 希望能找个合适的女朋友。在领导的关怀和战士们的撮合下 , 我父亲1953年秋回到家乡, 刚从齐齐哈尔蒙古专科学校毕业的我妈钱淑叶结婚, 在包头市军区宿舍里再一次组建了幸福家庭。
  父亲和母亲把我们七兄弟(一个弟弟在文化大革命中去世了) , 把我们抚养长大,1953年我父亲升为正科级领导, 1956年在包头市军区服役十年后退役,
  开始参加祖国的初步建设。开头在包头市砂石厂工作。
然后因为工作需要调到锡林郭勒盟, 1957年在锡林郭勒盟畜牧局工作。
       1959年 , 亲自领导创建了毛登牧场。 1959— 1961年在锡林郭勒盟农业管理局工作。
(1963年父亲与战友官根扎布在兴安盟阿尔山疗养温泉再次相遇)
  1961—1969年 , 任西乌珠穆沁旗巴彦乌拉牧场办公室主任。
        1966年在文革中 , 我父亲被屈打成“内外蒙古和平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的罪名, 身心受尽了折磨。我一个弟弟生病去医院, 因受父亲的牵连, 连医生都不给他看病, 硬使病情恶化而去世。
        1969年 , 父亲创建了乌兰诺尔军马场。
        1970年 , 父亲又受文革的影响 , 到西乌珠穆沁旗阿拉坦高勒公社5.7校学习劳动。在这段时间里 , 有一次我父亲坐马车往旗里送货途中 , 马受惊毛了,马车猛地向前冲而翻了车,把父亲压在车底下, 使他腰椎受损, 成为终身残疾。 随后 , 1971年 , 父亲被插队到吉仁高勒公社三队 , 从事农村劳动三年。父亲本人身残志不残, 为人民甘愿做牛做马。
        1974年父亲被调至西乌珠穆沁旗哈拉图公社, 到1981年为止, 新建办公室,招待所, 饭店施工管理工作。建成后,任公社管理员的工作, 管理厨房, 饭店业务。
         1978年秋 , 巴彦乌拉苏木领导沙格德尔发来消息 , 为父亲在文革中受到冤屈迫害而平反昭雪, 恢复名誉。还有一个子女要安排工作。 父亲说:“国家为我恢复名誉是给我最大的精神慰藉。 我作为一个国家干部不能对党和政府提出任何要求”。父亲在哈拉图苏木工作期间 , 由苏木领导巴图和其他干部讨论决定, 说他是个老革命 , 要给他涨一级工资。 但我父亲认为自己是全公社最高的工资 , 他请求把这次涨工资的名额给其他年轻干部。领导不得不同意。 父亲1981年退休。
        1983年给父亲改成离休。


  虽然退了职 , 但要以身作则。 我父亲的脊椎弯曲得脑袋几乎贴近膝盖,走路十分困难,可他却带着我和弟弟, 清理公社办公室环境, 经常打扫公共厕所。
        后来 , 父亲的身体彻底垮掉 , 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我和弟弟听从父亲的嘱托,接受了父亲留下的任务。
        父亲于1994年10月18日凌晨在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人民医院病逝。
        父亲在世期间饱受人间艰难困苦, 历经了七十二年的沧桑岁月 , 为了祖国人民的解放 , 奔走在枪林弹雨之中, 没有为自己谋求一官半职, 以服务他人为乐,其崇高的品德和光荣的历程 , 将永垂史册, 是我们一代又一代人学习的榜样。您是国家优秀的民族战士,您是祖国的忠臣孝子。您的英姿犹如青山 , 永驻民心。
 
 
                   作者系主人翁小女儿鲜花整理

主办:退役军人就业创业促进会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直门内海运仓一号 备案号:冀ICP备2020031261号-2 服务热线:18431193914 18910162617
本网站刊登的新闻信息和专题专栏资料,均为 退役军人就业创业促进会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2019-2022 www.zglaobing.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